時論廣場》疫情加大中共治港力度(陳國祥)

時論廣場》疫情加大中共治港力度(陳國祥)

大陸支援香港抗疫的物資陸續送達。圖爲一批裝載冷凍食品等民生物資的貨櫃,21日從「黃埔—香港」水路快速通道運輸。(中新社)

香港這兩年經歷兩次紅潮涌入,一次是爲了「制暴止亂」與「愛國者治港」,北京出重手,頒佈法律並派出國安人員進駐香港。現在紅潮再度漫灌香港,由於香港疫情擴散,感染人數幾何式上升,習近平公開要求「香港特區政府要切實負起主體責任,把儘快穩控疫情作爲當前壓到一切的任務」,爲此而大力動員大陸與在港人員與資源助港共抗疫,一時源源不絕的人與物帶着抗疫成功經驗涌入香港。

2019年暴起的「反送中」抗爭運動,原本的「和(平)理(性)非(暴力)」號召全面變調,淪爲黑色風暴,將「港人治港」推升到奪取香港執政權的高度,北京斷難容忍與接受,乃祭出強力手段,泄出紅潮淹沒香港政治;香港一時風雲變色。

現在香港抗疫潰堤,顯示特區政府防控疫情的設備、資源與人員「供給側」嚴重短缺,和風細雨式防疫措施無法達成清零目標,更無法重新掌控業已失控的局面。現在的香港宛如海堤崩潰,海水倒灌,四處亂竄。香港無力清除竄入的海水,無法修復崩潰的堤防,迫使中央出動協助。這回是清海水,上回則是清髒水,把中共認定的亂港分子、外國勢力徹底清除。無論清的是海水還是髒水,結果都是紅潮浸染香港的色調,港人意志萎縮了,港式氣味變淡了,中央對香港的主動權與主導權大大揚升。

看着香港因怠忽而落難,習近平看不過去,也擔憂香港疫情蔓延內地,所以下重令、出重手,抗疫佈陣立即改觀,從分管港澳事務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,到專責港澳事務的港澳辦、中聯辦等北京中央政府治港部門領導者,再到國家衛健委、疾控局等醫療衛生行政機構和廣東、深圳等地方省市以及在港機構、企業、社團全體大動員,重現當年汶川大地震後舉國體制全面援救的局面。疫情過年後暴起,香港醫療體系被擠兌,檢測能力嚴重不足,大批病患無法及時住院就醫,香港自身已無法獨力應對疫情,必須仰仗大陸。中央雖然眉宇深皺,但也不無被需要的價值感,原來就是「你辦事,我不放心」,現在更可如義師一樣神氣飛揚地挺進香港。

從「反送中」到動態清零病毒,香港的麻煩事雖然不好辦,但北京中央力挽狂瀾,在平定亂局之後,必能將手腳扎入香港更深、更廣。如果港人爭自由民主全然有理有節,一無「港獨」雜音混淆視聽,也沒有出現暴亂失控情事,從不援引外國勢力介入,不設定「攬炒」目標,則中央出手壓制仍會投鼠忌器,不至於讓紅潮如海嘯般衝入香江。兩年來如果香港跟着大陸有樣學樣,雷厲風行執行動態清零,則即使無法斷絕病毒傳染,中央也沒有理由介入過問,從而壓縮港府的管治權。

現在的香港紅潮涌動,在抗疫戰鼓頻催的同時,不時傳出懲治黎智英等「亂港分子」的司法審理進度。這回港府緊急向中央求援時,北京一開尊口就說,「香港如果有求,中央必有迴應」。如此說來,上回不就是「香港如果有亂,中央必有對應」?部分港人始終跟着國際潮流走,從政治上的自由民主價值,到防疫的與病毒共存對策,在北京看來,都是西潮氾濫的症狀,唯有紅潮能夠抵禦與壓制。

中市辅导未登记工厂合法经营成效佳 获经济部评比第一名

鬼手醫妃:腹黑神王誘妻忙 七葉參

台南推动路平专案 4个年度投入59亿元改善道路

关怀旅居新北弱势乡亲 云林同乡会赠福袋慰问金